logo
  • 栏目频道
外语思维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20-11-06 17:21:21 访问量:1605

关于使用语言思维,是个古老而又尖端的研究课题。语言和思维紧密相连的讨论由来已久,两千多年前柏拉图就曾把思维称作“灵魂与自己的无声对话”。学术界关于思维一直有三种说法,一是语言决定论,认为语言决定思维;二是思维决定论,认为思维带动语言;三是认为两者互相依托。现在由于脑神经学的发展,三者已经不必争了,语言和思维都是脑神经网络的功能体现,二者是在一个体系下的。
  什么叫做“用语言思维”?在“语言思维”的课题里,我们仅可以讨论“用语言做载体的思维”这一层面,包括用默想,用语言声音思考和自言自语。因为思维本身很复杂,而且不单纯是“语言的思维”,有图像、符号、感觉等非语言的成分,有时没有语言,有时还会是在“半语言状态”(quasi-language)等各种“内语” (inner speech)状态。但使用语言的声音思维(think out loud),不但被大家明确意识得到,同时可以在语言交流的现象中观察到,声音思维尤其是儿童思考的一个显著特点。当然,某种语言的能力不同,使用该语言的思维程度会不同。
  Eugene Nida在1957年时指出:“用外语思维是绝对必要的。一个人不能指望在流利交流的同时,还要经过在头脑中把想法从英语翻译成为另一种语言的过程。” 我们面对的关键问题是要去建立外语思维。说到外语思维的研究领域,不得不提起前苏联的一位了不起心理学家。
  维果茨基(1896-1934)是前苏联著名的心理学家。像与他同时代的人物保尔·柯察金一样,维果茨基短暂的一生也是光辉和战斗的一生。他们同样是坚持革命理想,同样都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与病魔斗争而忘我工作。受马克思“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思路的影响,他认为人类的心理主要由人所处的经济地位、社会文化、阶级成分等因素决定。也就是说主要由客观环境决定,而不是由人类固有的生理因素、进化因素和主观因素决定。他用仅十年的研究生涯,在心理学、语言学和教育学等多个领域作出了惊人的贡献。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他知道自己不久于世,更加忘我工作甚至经常昏倒在工作岗位,最终因肺结核去逝,年仅37岁。
   然而,作为“部分工人阶级-知识分子”的维果茨基的最终命运与作为“纯粹工人阶级”的保尔(奥茨特洛夫斯)是不同的。保尔当时是作为英雄人物,在荣誉、鲜花和以身相许的年轻女护士的陪伴下风光辞世,而维果茨基尽管坚持的是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他的学术观点却被 “河蟹”了。他的学说被长期压制和打击。
   所幸的是,维果茨基有一群非常拥护爱戴他并敢于坚持真理的学生,在那黑暗的时代尽全力保存了他大量的研究笔记和手稿。终于在维果茨基去世50年后,他的主要研究成果由他的学生们整理出版。当他深邃的见解和独到的理论一重见光明,就立即轰动了整个西方世界。他在语言学上的贡献也非常令人惊叹。其中与教学和外语学习最相关的,是他的“ZPD理论”(Zone of Proximal Development),以及在“内语”(Inner speech),“用外语思维”(Thinking in another language)和“语言内化”(internalization)等方面的研究。
   在维果茨基的研究成果和理论影响下,很多科学家都在对“内语”和“外语思维”进行深度的理论探索和研究实践。许多专家对“内语”的定义有不同的解释,但一般是指声音和图像组合的思维,是一种自己跟自己的对话。而专家们的研究发现,外语的“内语思维”的使用频度,跟外语水平的高低成正比,然而到了非常高的外语水平时,内语的使用反而会减少(Guerrero, 1999),这可能跟高水平的外语使用者已经减少对内语的依赖有关。专家们还发现,内语练习能够帮助“内化”(internalization)外语能力。维果茨基认为,儿童将语言内化的过程的一个体现,是儿童先是花大量时间跟自己说话,然后逐渐转成不用出声的“内语”。其实很多学者都发现,在学习外语的过程中,跟自己说话,要比跟别人交流重要得多。这里还有两个与维果茨基理论相关的论点我顺便介绍一下:
  一个是Leontiev通过研究发现,在进行外语交流时,有一个把母语思想用外语形式表达之前的一个“过渡阶段”,在这个时候才用外语思维。其他时间一般都用母语思维。这也就是说,交流前的深度思维,或者“筹划阶段”,一般都是用母语思维的。但Leontiev研究的对象大部分都是使用“翻译法”学外语的。那么他研究认为的这种存在“过渡阶段”思维,是否是因为被研究者用“翻译法”学外语造成的呢?这一问题成为了Loentiev研究结论的致命伤。
  另一个是 John-Steiner 提出的阶段性和统一性的理论:外语初学者习惯用母语思维来帮助理解外语,当达到中级阶段时,就会尽量避免依赖翻译而直接使用外语思维来理解外语,但真正到了高级阶段,大脑中的母语和外语形成的高度联系统一的“语义”系统,双语者可以很自由随意地使用两种语言代码。其他一些研究表明,有经验的翻译人员在翻译工作中,已经做到了可以表达超出单词表面意思的直译,达到深度含义的意译的翻译水平,指的就是这个高级阶段。许多对双语流利的人的研究也都显示:在思考问题时,经常会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到底在用哪种语言思维或可能两种都使用了。
  维果茨基在70多年前提出的理论,到今天依然保持其科学性和先进性,是各国心理学、语言学和教育学研究的热点。维果茨基现在被视为与皮亚杰齐名的心理学家而享誉全球。相比下的保尔·柯察金,却被“浪花淘尽英雄”,知道的人越来越少了。


<返回上一页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QQ好友 分享到QQ空间 复制链接